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毅中学校刊

未来文学家的摇篮,孩子们的诗意栖息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  毕业骊歌  

2014-05-23 10:51:28|  分类: 习作擂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53班  刘烨彤

依旧记得两年前第一次听到《北京东路的日子》的时候,听到汪源和她的同学们唱着“十年后再踏进,这校园会是哪片落叶掉进回忆的流年”的时候,我并不明白有关毕业的伤感,中考这样的词汇离我还太遥远。我甚至想像着毕业时我一定会哼着这首歌跟我的同学们告别,带着自信走向考场。

然后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走过去了。好像很理所当然,却又好像什么都抓不住。

十六岁的我们,不会静静地站在树下只为等那朵娇艳的凤凰花开放,不会再骑着单车满街乱逛。我们开始习惯把一摞一摞的习题推到台灯下,写到杯子里只剩下最后一片茶叶,然后推算怎么把23点改为11点,在不眠的长夜听着空气中仅存的寂静。

一段拼搏的时光可以颠覆过去所有的美好。考试前的我们都是压抑的,在颠倒黑白的世界中独自拼搏着,好像脚下的路永远走不晚,数着日子等待一个不知是否是光明的结果。心是浮躁着的,像六月的波纹带着燥热,焦虑在心中无限蔓延。

除了焦虑更能体会的是孤独。到现在才体会到有关青春的残酷,就像杂志上说的那样,毕业如同一窗玻璃,我擦着凛冽的碎片一扇一扇地走过,回头看,只是一地的碎片,一地的流质。

因为知道身边有着一群跟我一样的人,才有了走下去的勇气。每个人都是无法复制不可改变的自己,所以我们注定会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走。有时驻足在教室的窗边,看穿着蓝白校服的少年在走走停停,直到视线变得非常模糊。就像是MTV中导演常用的手法,他们都快速地奔走,身影在交织和背离中成为模糊的拉长的光线,而我站在那里,清晰得毫发必现。没有谁会停留,我们注定会在这样的状态下别离。

我以为我是不会忘记初四的时光的,我以为自己可以随意地回忆起每一天甚至是每一个小时所发生的事,如同看自己的掌纹,丝丝入扣。但在拍毕业照那天,我已对那些莫名忧伤的夜晚感到模糊,如同和气后的玻璃,外面的世间百态在湿气氤氲中不再清晰,只有伤感一再一再地疏忽而过,然后在镜头前定格习惯的笑脸。

笑脸是习惯的,却一直害怕迎来这一刻。我舍不得曾经的那些美好时光,怕我们只要对着镜头微笑之后就会各奔东西,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。也许十年后,我们也会像电影《那些年》中一样,对着桌垫下微微泛黄的老照片让无数回忆连结。也许十年后,我们也会想要回到那些年的时光,在教室里用白色粉笔勾勒此间少年清晰地轮廓。也许十年后,我们也想要重回那些年,经历错过了的大雨和心悸。也许十年后,我们看到蓝白校服还会以为是我认识的谁。也许十年后,我们听到那些学生重复着我们说过的语言会弥漫出伤感。也许十年后,我们再次相见,还会有初见时的欣喜和感动。

挥笔在纪念册上写着十年后的祝福,却还是单纯地觉得彼此想要忘记,那么那些终将发黄的精美纸页也无法挽留记忆的遗忘,如果彼此记挂,那么即使没有联系,依然温暖。十年之前,我们刚刚相识,十年之后,也许谁会忘记谁的名字,但一定会记得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。

有人问我,如果可以选择,你还会愿意与这样一群人相遇,还会愿意重过一次这样的时光吗?我点点头,点点头,我愿意,我真的愿意。那些拥有香樟凛冽清香的美好时光,因为纯粹而美丽,因为美丽而盛开,带着青春的邮截,成为定格在记忆力的永恒的画面。

指导教师:吕冬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